码字复健中/怀旧/未老先衰型选手
 
 

《仙三之千年结(景卿)》章四

 前文请戳:章一章二章三
 
 
景天觉得自己真的冲动了,不过是听唐雪见说为了她爷爷而来,就一时头脑发热把这事情给应承下来,而这姑娘真没愧对自己大小姐的名头,对仿制工艺一窍不通,居然明日就要拿到成品。看来,今天是别想睡觉咯。
 
 
认命的取出自己珍藏的鼎山紫泥,刮下适量泥料,用搭子打成泥片,置于虚砣上捏出形状再调整边缘,最后将壶盖往那茶壶上一扣,竟是分毫不差。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顺畅,手法娴熟不急不躁,能看出景天投入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去打造这样一件近乎完美的作品。
 
 
模子捏好了,就该下窑了。景天起身看了一下烧窑的火苗,还差了点火候,他也不急,就站在一边耐心等着。这时有人进来了,听那脚步声,他便道:“我还以为你这一走,就不会回来了呢。”
 
 
徐长卿莞尔摇头:“景兄弟你说笑了。”
 
 
景天切了一声,没有再回话。他才不是说笑呢,像徐长卿这样一身好武艺能得江湖人称大侠之流都喜欢不告而别,就像茂茂那不负责任的爹娘那样,所以他才从很早开始,就决定了自己只当快活一生的小人物,不学无术只求安稳。
 
 
刚回过神,又听见徐长卿问道:“景兄弟,那位姑娘呢?”
 
 
“唐雪见早走了。”
 
 
哪怕背对着徐长卿没能看到表情,景天也能听出来他的语调轻松了几分:“你和唐姑娘之间的误会能够解除,真是太好了。只是这么晚了,她一个姑娘家……”
 
 
景天莫名生了一腔闷气,不耐烦地打岔道:“这黑灯瞎火的,连你一个睁眼瞎都能在外头逛一圈回来,就别担心那个泼辣的大小姐了。”
 
 
徐长卿停顿了很久,像是察觉出什么,开始解释:“我隐隐察觉到有奇怪的气息,所以出去探寻了一番。”
 
 
景天伸手感知了一下热度:“那你查到什么了吗?”
 
 
徐长卿:“没有,或许是我弄错了。”
 
 
火苗突然窜起,景天及时地缩回手,没有被烧着,他抬头看了眼房梁,胸口的闷气化作了一声长叹,白豆腐这人太喜欢故弄玄虚了,不靠谱。
 
 
叹者有心,听者亦有意。徐长卿也觉得脸上有几分挂不住,便说:“景兄弟,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你去吧,我这儿还有点事。”
 
 
景天说完还摆了摆手,也不管对方能否看见,然后他第三次探了一下窑温,凡事必不过三,就是现在!
 
 
壶盖烧制完成,窗外传来一声洪亮的鸡鸣,天色泛白,原来一夜过去了。从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中脱出,景天这才感觉到疲倦,他打着呵欠去井边打水洗脸,遇到晨练的徐长卿。
 
 
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旭日给云彩染上了艳丽的色彩,也给庭院里闭眼舞剑的徐长卿镀上一层柔和的光芒,剑光和日光交相辉映,耀眼地刺目。
 
 
景天站在井边瞧了好一会儿才晃过神来,连忙弯腰从木桶里掬水往脸上扑,沁凉的井水让他感觉头脑清醒了一些。也没跟徐长卿打招呼,他就直接回房了,趁着时间还早赶紧趴一会儿。
 
 
入夜,景天揣着茶壶准备出门,撞见了茂茂,他有事情一般不瞒着这个忠厚老实的小跟班,便跟茂茂说了自己和雪见约定地点,叮嘱茂茂记得给他留门。茂茂拍着胸脯表示,自己绝对不会睡成死猪。
 
 
亥时三刻,城外九龙坡。
 
 
明明白天里阳光正好,可这夜里的月色却十分黯淡,隐约还能听见报丧鸟的叫声。景天弄不懂这个大小姐为什么偏偏挑这么个地方碰面,明明璧山离唐家堡更近才对,而且这树林子怪阴森的。
 
 
“呜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景天被这突然的一声鬼叫吓得脸色都变了,然后他就听到了唐家大小姐那毫不做作地大笑。
唐雪见本来也是一时兴起才有了这样的举动,而景天的反应让她乐不可支:“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
 
 
景天不甘示弱:“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唐雪见哼了一声,双手背在身后,颇有一种我就幼稚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无赖感。
 
 
景天翻了个白眼,从怀里摸出包好的茶壶直接抛给雪见,本来他会采用更加温柔的交送方式,可谁让这位大小姐惹到他了呢。
 
 
唐雪见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茶壶然后踹了景天一脚,再翻开布包细细检查,发现景天真的做了一个跟原来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壶盖,当即激动地眼泪漫上眼眶,太好了,爷爷最喜欢的茶壶修好了,一切都会转机的!
 
 
她低头小心翼翼地收起茶壶,抬眼就瞧见景天一脸惊慌失措像是见到鬼似的,还一直指着她的背后,冲她挤眉弄眼,内心不由地感慨这人好无聊啊。等她转过身去,她才发现原来景天也没她想的那么无聊。
 
 
一眼看去少说也有五六个面目狰狞有着獠牙利爪的恶鬼正慢悠悠地向他俩靠近,在距离不足一丈的时候突然加速,而这个时候雪见刚好转身看到这一幕。
 
 
正愣神之际她被身后的景天直接拉上就跑,尽管手腕被抓的有些疼痛,但她突然觉得这个人还不错。而下一秒,所有不可言说的情愫都轻而易举地被景天说的话搅散。
 
 
“你这个猪婆,刚刚傻楞在那里是等着被那群妖人撕碎吗?”
 
 
雪见草又名猪婆草,唐家大小姐气的直接甩开了景天的手:“你不说话会死吗!”
 
 
两个人被一群张牙舞爪的可怕妖人追的慌不择路,一时没注意脚下,唐雪见一脚踩空,惊慌失措中死死拽住景天,两人一同掉进一个幽暗地穴。景天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人形肉垫,被雪见砸的差点吐血。
 
 
失去了猎物的妖人们恢复了平静,没有一只发现这个洞口,景天不由地松了口气,可算是得救了。
 
 
估摸着妖人已经走远了之后,唐雪见试图利用攀附在洞口的藤蔓爬出去,可现在正值春季,这些藤条正是最柔嫩的时候,即使数目众多依然承受不住拉扯,她越努力只能摔得越惨。
 
 
这地穴内部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见,直觉告诉她,出口只有这一个。

 
 
这下可真是进退两难了。

 

 

下一章>>>

14 Jul 2018
 
评论(2)
 
热度(13)
© 恋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