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复健中/怀旧/未老先衰型选手
 
 

《仙三之千年结(景卿)》章三

*本文内容为本人原创,文笔有限,努力进步中。感谢各位看官的小心心哟~(ノ"◑ڡ◑)ノ"
 
 
 章一章二
 
  
徐长卿本来是想好好跟这位姑娘讲道理,没想到她戾气难平,权衡之下他只得翻身跃至姑娘身后,手法利落地将其击晕。
 
 
这一连套动作潇洒的完全看不出来眼疾,让景天这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普通人既佩服又有点嫉妒:“你的眼睛能看见了?”
 
 
“还不能。”
 
 
徐长卿勉力支撑着晕倒的唐大小姐,他看不清楚也不太敢贸然改变自己手的位置,有劲无处使,眼看着姑娘就要滑倒在地上了,景天这才过去搭了把手,把人扶了起来。
 
 
景天没想到这大小姐看着不胖,份量却是不轻,让他脚下一个踉跄,为了好使劲便把人给反着背了起来,往库房的方向走去:“我先找根绳子把她绑了,免得她等下醒来又发疯。”
 
 
徐长卿跟在身后,闻言想要阻止:“可是……”
 
 
景天立刻截住话头:“别可是了,放心,我有分寸。”
 
 
徐长卿还想说什么,一个没注意脚下,被门槛绊了一下,身为习武之人能稳住身形不至于摔倒,可没想到走前边的景天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立刻回身稳稳地接住了他。
 
 
“咚。”
 
 
徐长卿无意识地眨了眨眼,倒显得十分无辜:“这是什么声音?”
 
 
景天显然也有些懵了,他看着徐长卿那双好看却没有神采的眼睛,只觉得很像那种叫做黑曜石的稀罕物件,念头一晃而过,他开口说话了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哑:“我刚刚……是不是背着个人?”
 
 
“……”
 
 
“……”
 
 
所幸,唐家大小姐虽然磕到了脑袋,但没有流血,场面还处于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景天找来了麻绳将她的手脚捆住,搬了两个木凳和徐长卿挨着坐在一旁等人醒。
 
 
即便是徐长卿控制了力道,唐大小姐也过了很久才醒过来。她紧皱着眉头,似乎想要抬手揉脑袋,却发现自己被缚住手脚,脸色霎那就变了,正想喊叫之际被景天眼疾手快塞了一团布堵住了嘴。
 
 
“唔唔!唔唔唔!”
 
 
徐长卿身子前倾并伸出手:“景兄弟……”
 
 
景天连忙抓住他的手,掌心裹住的手指很凉,这感觉像是那指尖有一条肉眼看不见的虫子从掌心一路钻进胸口,有点心痒痒的:“你干什么?难道要让她把所有人都招来吗?”
 
 
徐长卿微笑着抽出手,迅速有力地在姑娘的身上点了两下,收回手坐正了之后才开口道:“景兄弟,你现在可以把布取下来了,这位姑娘不会闹的。”
 
 
景天在话本里可没少读过这样的桥段,拿掉大小姐嘴里的布之后,见她张着嘴巴却发不出声来,当下就来了兴趣:“白豆腐,你这个咻咻点穴的本事能教教我吗?”
 
 
徐长卿稍显困惑:“白豆腐?”
 
 
景天嘿嘿一笑,抬手搭上徐长卿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套近乎:“你看你,穿的一身白,长得也白白净净的,白豆腐这个名字挺适合你的。”
 
 
徐长卿认为景天是没记住自己的名字,但他应付不来景天这样的人,便只好无视了这番话:“景兄弟,要学这个没看起来这么容易,但你愿意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被两个臭男人束缚住手脚,还被冷落在一旁,没法说话的唐大小姐只能用身子撞击身后的箱子,一来是发泄情绪,二来也试图让那两人注意到自己。然而作用几乎为零,景天根本不在意这些小动静,一门心思扑在徐长卿身上,这让她更加郁闷。
 
 
徐长卿忽地一下起身,眼神凌厉地看向门外。方才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地气息,很微弱但足以让他警惕:“景兄弟,我出去一下。”
 
 
景天不明白这人怎么突然说走就走,他都没来得及说话,人就已经到门口了:“你眼睛看不见,你要上哪去啊?”
 
 
徐长卿头也不回,到门口却停了下来,凭空往后一挥,也不知用了个什么东西,隔空解开了那姑娘的哑穴,而后留下一句话便飘然而去:“你们别出来。”
 
 
景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而大小姐好不容易能说话了,一直在他身后不断制造声响,叽叽喳喳很是烦人:“你就不能给我安静一点吗?”
 
 
唐大小姐嘁了一声,还附带一个白眼:“你凭什么让我安静啊!”
 
 
学不会看势服软的下场就是景天又用布把她的嘴给塞上了,顿时耳根清净,如获新生。他直接蹲在气的七窍生烟的大小姐面前,开始问话:“你说你是唐家大小姐?那个刁蛮跋扈的唐雪见?”
 
 
唐雪见用了十二分的力气点头,听到后一句,气的抬脚试图踹景天,行动自由的后者轻易地躲开了这个袭击。
 
 
景天继续:“堂堂的唐家大小姐怎么会深夜来永安当偷东西?如果不是来偷东西,你半夜来这儿想干嘛?”
  
  
也多亏景天的这番提问,唐雪见才想起来自己来这儿的目的,理智重新掌握了主导权,她控制住脾气冷静了下来,费了一番功夫这才拿回自己说话的权力,并解开了手脚的绳索。
  
 
她从怀里摸出一个用丝绢裹住的小包,层层展开之后,里头是一个紫砂茶壶,在昏暗的烛火下也能看出壶身的光泽,可想而知其主人对其十分珍爱,只可惜那壶盖磕掉了一个角:“我把爷爷最喜欢的茶壶盖摔坏了,想来这里找一个合适的。”
 
 
而景天看了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泼人冷水:“这样的茶壶配不着盖子的。”
 
 
“那怎么办?”唐雪见有些急了:“这是爷爷最喜欢的东西……”
 
 
景天拿起盖子放在手中把玩:“我只是说配不到盖子,没说不能重新做一个啊。这事啊,巧了,我会。你可以出去打听一下,整个渝州城,没人不知道我景天的名号。”
 
 
“你就是景天?”唐雪见在此次夜访之前专门打听过,永安当的景天擅长仿制古董,其手艺可以假乱真,只是没想到这个跟自己有过节的人竟会是景天:“如果你能帮我做出这个壶盖,我们之间既往不咎。”
 
 
景天一口应下:“没问题。”
 
 
两人击掌为誓,达成约定:“明日亥时三刻,城外九龙坡见。”

07 Jul 2018
 
评论(2)
 
热度(9)
© 恋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