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复健中/怀旧/未老先衰型选手
 
 

《仙三之千年结(景卿)》章二

 章一
 
拿到任命帖的景天还有些缓不过神来,他这是当上永安当的掌柜了?
 
 
小心翼翼地捏了捏帖子,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露出傻兮兮地笑容举着慢悠悠地转了一圈,许是傻人得福不遭妒,围观群众中就连何必平也特别给面子一起鼓掌。
 
 
人群散去后,景天兴致勃勃地叫上茂茂出了永安当。
 
 
临街有户人家迎娶新娘,敲锣打鼓的好不热闹,街坊们都喜欢蹭蹭喜气,整条街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就连道旁的商贩们也吆喝的比平常更加卖力。
 
 
景天一路看过来,把各个小贩兜售的物件摸了个遍,也没有想买的意思,惹了不少白眼。
 
 
忽然,一股力道拉住了景天,他以为是茂茂,可下一秒茂茂就出现在他面前。没等他缓过神,那股力道突然加大,拉扯着他飞快地往后退,景天开始心疼自己才修好的鞋底又要报废了,然后他就一头扎进了空着的花轿里,随着花轿停在了半空。
 
 
这一摔倒是让他发现是腰上的那块玉佩在作祟,但没来得及细想,情况有些紧急,背后紧紧贴着一姑娘,两人怎么挣扎也没法分开,光天化日之下难免有耍流氓的嫌疑。虽然这姑娘的声音还挺好听的,但是那脾气也太坏了,直嚷嚷着要杀了他。
 
 
景天不是个任人欺负的软包子,立刻就跟姑娘吵了起来,不肯占半点下风。
 
 
最后,花轿摔坏了,两个人得以分开,红衣姑娘甩下狠话,气冲冲地捂住脸跑了,景天吵完正在气头上,甚至还挑了条背对着姑娘的路走,这一走就走进了一条小巷子。
 
 
也不知是哪来的蒙面人,一上来就让他不要卖玉佩,景天是个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年轻人,听不进去半句好言相劝。
 
 
没想到蒙面人身手很好,直接抢走了玉佩不再多言,气的景天在原地直跺脚,灰头土脸地回了永安当。
 
 
徐长卿独自留在房中,这是他头一次独自下山捉妖,没想到就出了状况。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再怎么少年老成,此刻心里也是有些挫败感。缓解了会儿情绪,他拿出通讯仪给师门回了一封口信,大意上是说出了点小意外,处理好之后会马上回去。
 
 
他收起通讯仪,开始运功调理内息,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
 
 
这次他捉的妖是只吸人精气修行的葵花妖,花草树木修行不易,飞禽走兽修行逾百年便可化形,而它们少则数百年,长则千年。徐长卿因心存慈悲不忍废去她的修为,没想到却因此中了这妖的后招。
 
 
徐长卿缓缓睁眼,映入眼中的景象朦朦胧胧,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正准备再入定的时候,门被粗鲁地推开,一个男人大踏步走了进来,在屋内走来走去的转着圈,好似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等到他开始自言自语地抱怨,徐长卿就知晓了他的身份:“景兄弟,抱怨也无法解决任何事情。”
 
 
景天这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人,他没好气地反问:“那假如你的东西平白无故被人抢了,心心念念了很久的掌柜才当了一天不到就被罢免,你能忍住不抱怨吗?”
 
 
徐长卿偏头看着景天说:“如果东西平白无故地被抢肯定得拿回来,而心心念念的掌柜被罢免那就再争取一次,景兄弟,我想这些道理你也懂的。”
 
 
“是啊是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景天坐到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耍耍嘴皮子谁不会啊。”
 
 
徐长卿下了床也走到桌子旁坐下,景天有些惊讶:“你眼睛好了?”
 
 
徐长卿点头,摸到了一个茶杯:“只是能看到景象的大概轮廓了。”
 
 
景天伸手拿过杯子倒好茶之后又给塞回他手里:“好的挺快的呀!”
 
 
徐长卿道了声谢,喝了口茶润润嗓子:“景兄弟,有一件事还希望你能记住,这两天不要去城外山上,我怕你会遇到危险。”
 
 
景天疑惑:“会有什么危险?”
 
 
徐长卿:“抱歉,这我不能说。”
 
 
景天不乐意了,嘴上答应了下来,心里却叨咕着这个姓徐的怎么还神神秘秘的,装的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他严重怀疑他的道行并不怎么样,不然怎么会瞎了双眼呢?他也并没有将这个警告放在心上,没事跑城外的山上去干嘛?喂蚊子吗?
 
 
夜深人静,起夜的景天发现库房有动静,抓起木棒走进去却发现是一个红衣女鬼鬼祟祟地翻东西。
 
 
景天捡起一块布从后方出其不意地蒙住了红衣女的头,大喝一声:“你这女贼居然来永安当偷东西,还不赶快束手就擒!”
 
 
“谁是女贼?”红衣女扯掉破布,丝毫没有半分做贼心虚的模样,态度十分蛮横:“说我是女贼,你才是贼,你全家都是贼!”
 
 
“人赃并获你还想抵……”景天感觉这女人的声音很耳熟,脑子里的记忆迟了一步慢慢浮现:“是你!”
 
 
“是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红衣女显然没有料到居然在这里会碰到白日里让她在大街上出糗的男人,当下气急攻心,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步步紧逼:“我堂堂唐家大小姐从来没受过那样的屈辱,没想到老天爷居然让我这么快就遇到了你,淫贼!我今日一定要剁掉你的双手!”
 
 
景天没被唐家大小姐的气势吓住,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随身携带利器,她手里的匕首一看就是好东西,刀锋如芒,让他不由得开始盘算自己用手里这根木棒能抵挡这个疯女人多久。
 
 
“你冷静一下!”
 
 
“你别躲!”
 
 
“我不躲我傻吗?白天在街上发生的事情又不是我弄出来的,我也是受害者啊!”
 
 
“我管你是不是受害者!”
 
 
景天最擅长的就是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可这个唐家大小姐完全听不进去他的话,再加上这位大小姐也学了一些本事,一味的防守躲避只能落入下风。
 
 
等徐长卿察觉到异样赶来的时候,景天已经被唐家大小姐追到后院来了。
 
 
“姓徐的,救我啊!”
 
 
下一章>>>

01 Jul 2018
 
评论(2)
 
热度(16)
© 恋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