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复健中/怀旧/未老先衰型选手
 
 

【东游记】《是梦还是真实》#仙吕##现代AU#

*拙劣文笔尝试古风太捉襟见肘了所以写AU,然后写出来之后发现风格有点迷……心疼地抱住冷冷的自己.jpg


黄梁一梦,三世浮屠。

从梦中惊醒的那一刹那,吕洞宾仍然心有余悸,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身旁的人因他弄出的动静而转醒,听到他紊乱的呼吸声,立刻伸手按亮床头台灯:“洞宾,做噩梦了吗?”

吕洞宾转头看向何仙姑,用眼神传递出没事的安抚讯息,十分自然地伸手将一缕挡住她脸颊的发丝捋至耳后。此时的他,脸上连一丝慌乱都没了,眉眼柔和的仿佛下一秒就要露出笑脸:“仙姑,我梦到我们穿着大红嫁衣拜堂成亲了。”

“哦?”何仙姑挑眉,拉下止不住上扬的嘴角,眼睛一转,故作怒态地问道,“被我们成亲的梦吓醒吗?”

明知何仙姑没有生气,吕洞宾还是连忙解释清楚:“当然不是,我在梦里和你成亲,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可是心心念念想把你娶回家的。”

何仙姑一听吕洞宾刻意说的情意绵绵的话,只觉耳根子发软,将身子靠了过去,依偎着对方轻语:“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看着吕洞宾满脸无辜的模样,何仙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她当初也一度被这幅模样欺瞒,虽然能感受到对方重视自己的程度,但是怎么都没想到这无害的表面下居然藏着一个想把她吃干抹净的小心思。

见仙姑有点走神,吕洞宾主动提出:“想听听我的梦吗?”

何仙姑闻言抬眼望过去,对上了吕洞宾的视线。吕洞宾笑着会意,握住了仙姑的手,开始讲述自己的梦境。

“我梦见我是个科举不如意的秀才,机缘巧合在客栈救了因卖身葬母被地痞纠缠的你,然后你以身相许给我做……”

何仙姑忍不住开口打断:“你想的真美!地痞流氓来几个我就能打跑几个,这种弱女子风格的剧情哪里适合我?”

吕洞宾连声附和:“是是是,仙姑说的对,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啊。”

先前还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何仙姑心里念着,嘴上却没再纠缠不依:“这种小事不和你计较。”

吕洞宾讨好地一笑,继续讲述:“大概是因为有你陪在身边,我的仕途变得一帆风顺,不仅高中状元,还当上个大官。后来我们便拜堂成亲了,夫妻恩爱琴瑟和鸣。你为我生了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我教她习武练剑,你教她琴棋诗画。”

听了吕洞宾的描述,何仙姑依然无法想象贤良淑德的何素女是副怎样的姿态,但却在脑海中勾画出对方的模样,把玩着一把折扇,身着白衣不需加过多配饰依旧风流倜傥,因仕途的顺利而春风满面,壮志凌云。

吕洞宾的声音忽然低沉了几分:“可惜后来,因为被诬陷行刺皇帝,全家被满门抄斩。我从梦中惊醒,发现是店家在煮黄梁,那店家大笑着对我说了句‘黄梁犹未熟,一梦到华胥’,再之后我就彻底醒过来了。”

“梦中梦?”何仙姑收起脸上的笑容,坐正了身子,神情严肃的追问,“所以你是因为分不清梦境现实才觉得害怕?你怀疑现在是现实还是另一个黄粱梦?”

吕洞宾点头:“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但在听到你声音的那一刻,我就安心了。”不管此刻是虚幻的梦境还是真实的现世,你还在我身边,这便足够了。

何仙姑怔怔地看着吕洞宾,久到能用眼神细细描画出眼前这个男人的轮廓。只要我陪在你身边就足够了,是这样吗?

何仙姑沉默不语,吕洞宾也毫不心慌,他看着她,透过她变化的眼神就能洞悉她的心思。这并非是长久相处所带来的了解,更像是一种生而注定的本能。因而吕洞宾从一开始便觉得,他和她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眼前注视自己的女人忽地一笑,与往常那或自信或温柔或羞赧的笑容都不同,昏暗的光线里看得不够真切,吕洞宾却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跳都随之漏了一拍,这是记忆里出现过的笑。

那天阳光正好,他约何仙姑去爬山,两人相互扶持着爬到山顶已是午后。站在山崖边一同俯视着半隐在云雾中的山下,他记不得当时两人在聊什么,也不知是哪来的冲动,他突然笑着问何仙姑:“何仙姑是否喜欢吕洞宾?”

何仙姑看上去并不意外,她眉目含笑地反问道:“那吕洞宾又是否喜欢何仙姑呢?”

因试探的心思所说的一句提问换来了对方的一句反问,吕洞宾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得寸进尺的表露心迹,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再一次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何仙姑盯着他看了好久,却不像是在看他,尽管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久到吕洞宾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仙姑的意思,何仙姑忽然笑着点头。

“好。”

她这一笑,带有几分释然,美好的不可方物。

回忆在脑海中快速地闪现过后,吕洞宾听到何仙姑说:

“洞宾,其实我也做了一个梦。”

||°
人间有情,八仙聚义。

何仙姑所讲述的梦比吕洞宾的那一个更加的复杂冗长,据她所说,这是在她遇上吕洞宾的那天开始的梦境。

梦中的何仙姑是个沉迷于修道成仙的人,与俗世女子最大的不同便在于她是一个能为义舍情的奇女子。身为八仙中的一员,她的缺点是妄,简单解释就是冲动和不自量力,却也因此总是不计得失的全力帮助朋友,获得了好人缘。她与东华转世而成的吕洞宾是知己好友,两人之间却因为几经生死而产生了情意。最后在观音菩萨的指点下,二人在天地之极击掌立约,在吕洞宾的几番试探下,何仙姑依旧坚持舍情取义。最终,八仙聚义,斩妖除魔,造福人间。

何仙姑精简了内容讲述完毕后,看着并不甚在意的吕洞宾,她问道:“你认为轮回转世意味着什么呢?”

吕洞宾不假思索地回答:“我认为这意味着一次机会。”

何仙姑接着问:“重新做出选择的机会?”

吕洞宾伸手揽住何仙姑,像是圈住她似的抱在怀里,头挨着头,坚定不移地说道:“如果你的梦中的吕何是前世的我们,那我们已经抓住了这个机会。今世的你我二人所做出的决定,无愧于义,无愧于情,无愧于心。”

稍作停顿,思索了片刻,吕洞宾非常肯定地说:“如果你梦中的吕洞宾真的是我,肯定也和我一样,只要有你在身边就觉得满足了。”

“明知我不善于应付情话,你今儿个还说上瘾了?”何仙姑并着两指轻点了下吕洞宾的嘴唇,颇为无奈地责备了一句,然后换上说正事的神情,诉说道,“当你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就在想,假如我是那个何仙姑,我会如何面对天地之极的考验,可想来想去也没有比舍情取义更好的办法。”

轻轻叹息了一声,何仙姑歪头冲着吕洞宾眨了眨眼,笑容明媚:“幸好,我不是她,不需要面临这种选择。”

吕洞宾实在是因势利导的一把好手,他趁机开口:“上一辈子落花有意怎奈流水舍情,那这一辈子仙姑能答应我的求婚吗?”

“不能。”

“仙姑真是不考虑抓住机会吗?”

“你说的,我已经抓住了。”

“这……”

“别说了,我明早还有个会,快睡吧。”

“……”

今天的吕洞宾依旧觉得自己的追妻之旅,路漫漫其修远兮。

End

21 Feb 2017
 
评论(5)
 
热度(31)
© 恋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