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复健中/怀旧/未老先衰型选手
 
 

【狗崽】 《阿崽不喜欢叫他脸狐的大天狗》 一发完

“脸狐。”

“说了多少遍了,小生叫妖狐!大、天、狗、大、人。”

最后五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从牙缝中挤出,妖狐早已展开折扇遮住了自己咬牙切齿的表情。若不是阿爸偏心导致自己的实力比这位叫大天狗的大妖怪弱小太多,他定要突的这妖跪在地上把脸字写上千万遍!

“晴明有事找你。”大天狗声音一如既往,连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却在传完话后又来了一句,“脸狐。”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动手抽你丫的!!!

*

要说这孽缘的开端,便是大天狗刚成为晴明式神的那天。

在大天狗到来之前,妖狐是寮内最受重视的式神,深受漂亮的小姐姐们的欢迎,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自在。可一切,在大天狗到来之后改变了。

晴明领着大天狗进院子的时候,妖狐正在勾搭新来的清姬小姐姐。

听到晴明的声音,抬头便看见了站在晴明身侧的大天狗,真是生了一副极好看的皮相。

“小生叫妖狐,今后就是一个寮的同胞,我会照顾你的。”

“吾乃大天狗。”

“原来是大天狗大人,久……”

妖狐还未将客套话说完,便听到对方唤他。

“脸狐。”

那是一贯注重优雅的妖狐第一次在寮里失态。

*

几米外就感受到了自家崽的低气压,晴明表示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无奈啊,他简明扼要的说明唤妖狐前来的原因,安抚效果极佳,低气压立刻散去。

妖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压抑着紧张激动的心情反问:“阿爸,你真的决定让小生升四星?”

晴明点头,伸手结印一挥,召唤出三个三星狗粮,又取出一套五星针女,一并交给妖狐:“阿崽,不要让我失望啊。”

升为四星之后,妖狐晋升为狗粮大队长,不再像之前那样闲在宅内,久违的战场让他激动的每场都突个不停。快点!快点变强!还想再快点!

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狠狠削那只狗一顿了!

瞧着自己四星满级的实力,再看那金闪闪的一套针女,妖狐感觉非常有底气。大天狗虽是五星满级,但自己天赋异禀,只要出其不意抢到先手,突他个十几二十combo,不信不能KO。

*

是夜,月黑风高,大天狗的屋外多了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是白日里刚到四星满级的妖狐。

妖狐无声地推开了房门,一眼就看到了屋内正中央已就寝的大天狗。有肉垫的脚走进屋内没发出一丝声响,小心翼翼走到榻榻米前,望着大天狗因熟睡而一无所知的脸,妖狐心想着这下叫你好看,反手去取自己搁在背后的折扇。

在妖狐摸到折扇的那一瞬间,大天狗突然展开了羽翼,动作如疾风般迅速扭转了局面。黑色长羽自空中飘落,被大天狗扣住手腕压在身下的妖狐震惊的还没缓过神。

“你,你,你六星了?!”

大天狗没回答这个已有答案的问题,他伏下身凑近了些:“脸狐,你这是夜袭?”

“是又怎样!”被那句脸狐刺激的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发现自己此刻十分不利的妖狐开始挣扎,然而力量的悬殊致使他只能服软,“还请大天狗大人放开小生。”

“不放。”大天狗拒绝的坦坦荡荡,毫不犹豫,并且给出了八个字的原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你!”

妖狐气极,却还要拼命忍耐破口大骂的念头,这段时间一直没见大天狗,谁曾料想他就这么悄然无息的升六星了,这次是自己大意了。

眼下的这个姿势实在别扭的很,妖狐偏过头,发现除了大天狗的脸的方向,看哪都是羽翼的黑色,这厮是用羽翼把他可能的退路全断掉了?

瞎琢磨半天,他没说话,大天狗也不开口,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明明看他的眼神同平日无异,但妖狐总觉得怪异的很:“大天狗大人准备这么跟小生对视到天明吗?”

大天狗反问:“你有更好的建议?”

“你可以先放开小生,我保证不逃跑。”把心一横,妖狐发了个毒誓,“如果有违承诺,小生便再也无法得到命定之人的爱。”

妖狐没发觉自己的耳朵不经意地动了动,但大天狗看到了,他松开钳制妖狐的一只手。妖狐还以为自己的提议被对方认同,哪曾想到大天狗会摸他的耳朵。

尽管第一时间拍开了那只无理的手,妖狐白净的脸上还是现出了浅浅的红色,他的耳朵尤为敏感,平日里绝不会让人触碰。

“大天狗大人,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失礼吗?”

“抱歉。”大天狗嘴上说着抱歉,却伸手按住妖狐的后颈,迫使对方的脸靠近自己,颇有几分无赖,“冒犯了。”

妖狐还没想到那句冒犯是何意,就被大天狗吻住了在这方面没有防备的自己。轻柔的触碰,缓慢的含吮,趁着松懈一举侵入,略取每一个角落。

有着拐卖犯前科的妖狐在情事这方面却纯情的像张白纸,他的兴趣在于留住对方的美,情欲只会破坏他的标本,因而一直未曾与人欢好。

现今被掌控住主场,身体被情欲一步步诱入巨大的漩涡,沉迷其中
,直至身后的疼痛唤回了些许理智。

“疼疼疼!”

那处撕裂的痛楚让妖狐叫出声,瘫软的手试图推开趴在身上的大天狗,却被对方捉住手含吮手指。

“放松点,别抗拒我。”

大天狗的嗓音比平日都要低沉沙哑,妖狐咬住下唇,受到蛊惑一般听话的放松身体,可是后面的感觉依旧无法忽视,他哽咽着摇头:“不行……太,太大了……出去,啊!”

突然的进入让妖狐说话的尾音变调,发出暧昧的叫声。大天狗轻咬住妖狐仍在颤抖的喉结,最难进去的前端总算是全部没入,他刺激着妖狐敏感的身体,轻抚背部的手沿着脊柱的凹陷一路向下,揉捏画圈,一边缓慢的进入。

被再度撩拨起情欲的妖狐抬手勾住大天狗的后颈,被进入到身体深处的感觉太可怕了,他只是下意识地想抱住什么,却没想到被误认为是开始的讯号。

比先前更可怕的情欲铺天盖地的袭来,妖狐感觉自己连呼吸都被撞击的支零破碎,此刻的他像是遭遇海难的无助者,而大天狗是他唯一的浮木,紧紧抱住却依旧止不住意识的沉沦。

“大天狗……大人……”

*

因妖狐成为狗粮大队长而得到宝贵的休息时间,姑获鸟却有些不安。要是晴明大人是想把阿崽作为那位大人的材料,那该如何是好?毕竟那位大人停留在五星满级很久了。

“晴明大人怎么突然决定给阿崽升四星了?”

面对姑获鸟的询问,晴明笑着说:“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只是那个孩子的意愿,是他和我一早就定下的约定。

*

妖狐和大天狗之间发生的事情在大天狗的默许下传遍了整个寮,曾经被妖狐撩过的小姐姐们都一致的同他保持距离。

狐生没有漂亮的小姐姐真是寂寞如雪。妖狐坐在院子里对着萤草发呆,盯得萤草浑身不自在,立刻把蒲公英挡在身前。

山兔在这会儿跑了过来,眼睛里的八卦之魂闪闪发亮:“妖狐,你真的爱上大天狗大人了吗?”

爱?

妖狐嗤笑一声,抬手扯了扯山兔的耳朵,被圆环狠狠砸了一下脸之后才回答:“当然不是真的。”

他的爱,是把命定之人致于死地的变态占有欲。

他从未动过将大天狗制成标本的念头,怎么可能对大天狗有爱意呢?

但是……真的是从未动过吗?

初遇那日,被那张面容惊艳过后,装作没发觉内心的蠢蠢欲动,就真的可以当作没有存在过吗?

*

大天狗大人是寮内唯一的六星式神,刚来不久便觉醒了,却依旧保持觉醒前的容貌。

没人在意过是因为什么,仿佛他做什么都不需要理由。

而无所不知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知道,这是因为某个孩子眼神传达出来的讯息。

只有晴明知道。

-END-

感觉自己真是意识流的不要不要的,写的也细细碎碎的,啊,感谢你看到这里,给你比个心好不好啦 (๑•̀ㅂ•́)و💕

04 Feb 2017
 
评论(5)
 
热度(74)
© 恋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