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复健中/怀旧/未老先衰型选手
 
 

【逸真】超短篇全文,有大量私设

南羽都一夕被毁,羽族人曾以为那天是末日来临。在羽皇的号召和带领下,南羽都开始重建。

十年后,虽不复当年盛况,但南羽都总算是活了过来。

羽后之位空悬至今,大臣们纷纷写褶子请求羽皇纳妃立后 ,但都被风天逸挡了回去。

午夜时分,风天逸于梦魇中惊醒。

这是这十年来,他第一次梦见那个他这辈子恨极了的人。

风天逸突然捂住脸,发出一声又一声短促的笑声。

呵…呵…羽还真啊羽还真,你清楚我的狠辣,所以学习你的师父,在这十年里销声匿迹,让我根本找不到人吗?

笠日清晨,羽皇第一次去保留着天空城残骸的遗址。

烧焦的黑色残骸至今依然能映照出当日的惨状,风天逸一步一步走到残骸的中心处,却突然脚下一滞。

那个蓝色的背影是……谁?

“你是谁?”

风天逸伸手抓住那人的肩膀,手却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这是一张与记忆中的人没有丝毫差异的十六岁少年的脸。

“他听不见,也不能说话。”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风天逸回头,看到一个如幽魅一样的女人。

风天逸重复了一遍:“听不见,也不能说话吗?”

女人略微颔首。

风天逸转过身,伸手把沾在少年额前的碎发拨开:“他叫什么名字。”

女人想起捡到少年的那一天,重伤昏迷的少年嘴里不停念叨过的名字,那是羽皇的名讳。

“他现在没有名字。”

风天逸却笑了,他任由少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你以后就叫羽还真。”

也不知道少年是听懂了还是别的原因,风天逸的话音刚落,他就开心地笑了。

眉眼弯弯的天真笑容,天蓝的双眸里没有一丝杂念。

风天逸只觉得心里某处被慢慢填满,他想问那女人,自己能不能带走这个孩子。回头却发现,女人不见了,就像是她出现时一样悄无声息。

“你想跟我走吗?”

“我知道你不能回答我。”

“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南羽都重建了。”

“羽还真,我们回家。”

02 Aug 2016
 
评论
 
热度(31)
  1. 居居的眼睫毛w恋理 转载了此文字
© 恋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