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复健中/怀旧/未老先衰型选手
 
 

《仙三之千年结(景卿)》 章一

*在原著的基础上修改了部分设定,渣文笔长篇向,慎入!


借着漫天的流星,景天抬头向天大喊:“我要成为永安当的掌柜!我要赚好多好多钱!我还要一个好媳妇儿……”
 
 
话音还未落,一个黑影急速接近,砰的一声砸在景天身上,把正做白日美梦的他给砸昏过去了。
 
 
等景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许茂山和何必平一起抬进屋了,双手交叠枕着脑袋趴在桌上,睡的一边腮帮子酸麻极了。眼角余光瞥到了许茂山庞大的身躯,当即一巴掌拍了上去:“死茂茂,不知道把我放榻上睡吗?”
 
 
茂茂被打的往旁边缩了缩,露出了榻上的一双脚被景天瞧见,他快步上前,发现是个面容清秀的白衣男人躺在榻上,下意识质问道:“这人是谁?”
 
 
“他是你媳妇,老大。”茂茂老老实实的回答。
 
 
被迫断袖的景天气的直跳脚:“胡说八道!我都不认识他,怎么就成我媳妇了?”
 
 
茂茂没有半分戏谑,极为认真的点头,一五一十的解释:“老大,他真的是你的媳妇啊!就是昨晚你跟老天爷许愿要个媳妇,紧接着,这个人就从天上掉下来了。”
 
 
茂茂最后来了一句总结性发言,“这一定是老天爷送给你的媳妇。”
 
 
景天有些崩溃的冲出房门,指天大骂:“老天爷你耍我吗!”
 
 
平地一声惊雷,吓得他连忙躲进屋里,关紧了门,嘴里喃喃自语:“这老天爷真是小气,干了坏事还不准人骂。”
 
 
一转眼瞧见榻上躺着的人就觉得头大,这个人是谁啊!怎么好死不死地偏偏在他许了愿之后从天上掉下来?还穿着一身白这么晦气!不过长得倒还挺好看的,难道……
 
 
他正想着,思绪突然被一声叫嚷给扯乱了。
 
 
“哟这大白天的,怎么还把门给关上了。”
 
 
景天觉得此刻的何必平比平时更加聒噪,三言两语间两人就开始拌嘴了。

徐长卿醒来睁开眼睛,眼前黑茫茫的一片,像是有一团如墨的浓雾遮住了所有光。
 
 
耳边穿来几名男子争执的声音,他伸手想要摸到床围,好让自己坐起来,还没等他摸到什么东西,就听到其中一个憨厚的声音说了一句。
 
 
“老大,你媳妇醒了!”
 
 
“闭嘴!”
 
 
媳妇儿?徐长卿愣在当场,没想明白怎么昏迷之后再醒过来,他一个大男人会变成别人的媳妇。
 
 
听到脚步声靠近,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他正在摸索的手,牵引着扶到了床围处便松开了,他冲那人微笑道谢。然后努力的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听见那人问。
 
 
“你看不见吗?”
 
 
虽说眼睛失明之后,听觉需要过渡期才会变得灵敏,但徐长卿自幼习剑修道,听声辩位自然不在话下。他摇头,解释说:“中了妖毒,待我恢复体力将余毒逼出就能恢复了。还未感谢诸位的……”
 
 
话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徐长卿所受的良好教养让他住了嘴,安静地听男人喋喋不休。
 
 
“原来你是受了伤才从天上掉下来的啊!嘿,我说你这人,受伤了怎么还在天上飞来飞去的,还害得我差点就信了死茂茂说的!”
 
 
憨厚的声音适时的插了进来,补充道:“老大,原来他不是你媳妇啊。”
 
 
另外一个带点刻薄的声音反驳道:“啧,这才叫缘分,老天爷的行事作风不是一向都这样?”
 
 
男人忍无可忍地吼了声:“闭嘴!”
 
 
徐长卿的疑惑得到了解答,他见大家随着这一声吼都安静了不少才继续说道:“在下徐长卿。还未感谢诸位的收留之恩,师门教诲受人恩情定要好好报答。”
 
 
“报答?我呢,叫景天,景天的景,景天的天。”景天来了兴致,追问道,“那你有很多钱吗?”
 
 
徐长卿答:“没有。”
 
 
景天毫不客气地切了一声:“没钱你报答个屁啊!难不成要学姑娘家以身相许啊?”
 
 
“景天兄弟,玩笑不可以随便乱开。”徐长卿并不恼怒,虽然这个叫景天的男人说话粗俗,但从先前的举动可以看出他本性不坏。念及至此,他继续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而报答之法还有很多……”
 
 
景天觉得很难受,本来只是觉得这个叫徐长卿的家伙穿的很晦气,没想到人醒了居然这么婆婆妈妈,还喜欢讲一堆大道理。虽说他根本没在听徐长卿说话,还在人家说话的时候使劲儿扮鬼脸。
 
 
何必平早在徐长卿开始讲道理的时候就找借口偷偷溜了,许茂山最为忠厚老实,听徐长卿所讲的道理也忍不住想打瞌睡。

徐长卿讲到一半,突然听到一阵一阵的声响,与雷鸣声极为相似,他停下来询问景天:“景兄弟,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哦,这是茂茂的鼾声,习惯了就好啦。”
 
 
景天故作轻松地说完,立刻走过去把许茂山给敲醒了,这死茂茂,睡什么睡,不知道自己鼾声如雷吗?
 
 
经此插曲,徐长卿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他伸手探入怀中想要找通讯器,却摸到了一块玉佩,灵力充盈不似凡品。这不是他的东西。
 
 
“景兄弟,这是你的玉佩吗?”
 
 
景天凑近看了看,正准备回答不是,就听茂茂开口说:“这个是跟你一起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以为是你的东西,就给你放那儿了。”
 
 
景天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反问道:“那这是你的玉佩吗?”
 
 
得到徐长卿否定的答复后,景天乐呵呵的伸手拿过玉佩,仔细观摩一番后立刻将其挂在腰上,一边说:“既然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那就是无主之物,你刚刚说钱财乃身外之物,意思就是你不会跟我抢这块玉佩,那它就归我咯。”
 
 
徐长卿有些无奈,若非是推算出这是景天的机缘,他不应横加干涉,此刻他定会好心劝说景天要物归原主。
 
 
景天拿到宝贝乐呵呵的出门,丝毫不清楚这个玉佩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麻烦。若他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大咧咧地往腰上挂喽。
 
 
 下一章>>>

07 Apr 2018
 
评论(9)
 
热度(46)
© 恋理 | Powered by LOFTER